这是目前唯一系统揭示政坛人物的发迹迷信思想,千变万化的政坛人物神秘荒诞的纪实文学。

袁世凯称帝之

     无非子花了二十一天给袁世凯算了一命,算定袁世凯会当皇帝,果真灵验。

 

  洪宪帝制


    
辛亥年(宣统三年,公元1911年)八月二十日(公历10月11日),武昌起义(即辛亥革命)的第二天,正是袁世凯的五十二岁寿辰,北洋军阀们,如赵秉钧、张锡銮、倪嗣冲、袁乃宽、王锡彤等人,借祝寿之名义,云集洹上村。


    袁世凯喜形于色,许长义所占竟丝毫不差,在得意洋洋之余,尚未忘记遣人买田买房,送给许瞎子,使他成为富户,他的心腹亲信们闻知他有如此福相和吉运,纷纷劝进,倪嗣冲、袁乃宽等就说:“天下既然倡乱,逐鹿于野,捷足者先获,称王称帝,自成大局,又有何不可呢!”


    袁世凯则心中有数,认为自己有能力欲擒故纵,先予后夺,且“福运”在此,不必着急。所以在与清廷讨价还价之后,就任钦差大臣、湖广总督,接着升任内阁总理大臣。其后,逼迫清廷下诏退位,就位临时大总统。正大总统等,逍遥直上。他飘飘然了,认为确有神助,做了“第一人”之后,要做九五之尊的皇帝,实现“神意。”


    为了顺顺当当做皇帝,袁世凯要再落实一下,看看运数有没有变化,这回,他又要找一个算命术士。


    袁世凯此刻已贵不可言,要批八字算命,自然要找高级术士,例如在江湖中有“大学士”、“状元”等称号的“江相派”的首脑人物“师爸”、“大师巴”之类,也即精通术数法、法力无边、名气极大的大术士、大相士。而且,此事一定要极其机密,不能让任何一人知道,他原想找许长义,可是,许为袁世凯“隐居”时所算的命这么灵验,已经传开了。再找,就不合适了。已经做了总统的袁世凯再去找许大术士占卜推算前程,明眼人都会想到“复辟帝制”的可能。


    京城里术士极多,高级术士也不少。可是,京城人杂,保不准何时就将消息泄出去了。他不能冒这个险,到头来打不着狐狸惹一身骚便不合算了。


    袁世凯长子袁克定早就揣摸到了他的心思,自己又幻想做皇太子,除了制造《顺天时报》假版,以坚定袁世凯称帝之心外,还托在青帮中为“大”字辈老头子(时青帮为“大、通、悟、学”辈份)的二弟袁克文找一可靠的高级术士,介绍给父亲。


    袁克文从小就是一名风流公子,经常来往于京津寻欢作乐,与一帮所谓“名士”的风月浪子狎妓唱戏。以他身份,江湖中门坎熟透了,便找到了天津著名相士无非子。


    无非子拥有三宝,也即一“法”二“术”。一“法”指的是一部高级相士必读和熟研的秘本《英耀篇》;二“术”指的是记载历代积累的术数经验和行之有效的技能,分作两部“秘篇”:《扎飞篇》、《阿宝篇》。


     因为这些师门“大法”乃江湖高级术士门中之宝,异常神秘,只有真传大弟子或关山门弟子、二人才能够得以传授,其他徒弟连一字半句都休想知悉,为了保守祖术的绝顶机密,《英耀篇》的结语是:“慎重传人,师门不出帝寿(意蠢材、不肖、捞倒霉);斯篇玩熟,定教四海扬名。”所以,一“法”二“术”是秘之又秘,宝上加宝的“海底”。而且,遍布全国各地的“江湖派”乾、坤、坎、离(取天地行泰水火互济之意)四房子弟门生,都是知道的,一位相士若能拥有此师门三宝(一般口授心记,并不抄录成文字),身价顿时百倍千倍,走到何处,都为江湖术士们所接纳,所尊重,并加以捧场。

 

    无非子有此“三宝”,加上曾有一次过人的经历,才被袁世凯看中。


    清末,北京那批狠捞了一把的大臣贵戚们,纷纷到天津各帝国主义租界避难,做富家寓公,可他们眼看清廷尚未真倒,心中毕竟忐忑不安,要无非子起课,卜测一下大清帝国还能有多长国祚之运。


    无非子公示其批字:“得之者摄政王,失之者亦摄政王;得之者孤儿寡母,失之者亦则孤儿寡母。”


    批字公示不久,发生武昌起义,接着袁世凯逼清室退位。果然,大清是在摄政王多尔衮手上得的中国江山,然后迎来孤儿寡母,定鼎北京,年号顺治。至大清灭亡之时,隆裕太后与溥仪也算孤儿寡母,朝政则在摄政王载沣手上。如此这般,岂不是无非子秀目早开,前景预定!


    如此一来,无非子当然名声大噪,在术士中赫赫有名,慕名而来者日多于一日,不过,普通人是无法请无非子看相的,他的价钱太高:口谈气色,流年,日内遭遇、冲劫、消灾,一人一次十元至八十元,看全相的背长庚批八字卜测未来,二百元起价,上不封顶,也可能二干元,也可能五千元元。一块银元可为一个月的伙食之资,一般百姓怎能跨得入无非子的相室!可是正因为他的气派排场大,收价奇高无比,加之神验的传说,以及正宗“江神”师门“出身”,谈论者极多,反使其越发神秘和越发身价高了起来,无人敢仰其项背。


    所以,津门之侧的大总统袁世凯,为了称帝也求术于无非子,林希在《相士无非子》中作了高度概括和形象描写。


    “中华民国四年,公元1915年,春寒乍暖时候,一日傍晚,呼啦啦—班人等大步流星闯进了无非于相室。无非子的弟子十五岁的小神仙鬼谷生闻声迎出,前厅茶室里早坐满了十几个威武的军人,这等人一个个穿黑军衣,佩丝绶带,满面红光,全都是春风得意的神采。


    “这干人开门见山要见无非子,鬼谷生却回说云游苏杭,不知何日可归,来人恨恨而走,出门时厉声命令随众通知电报房,传大总统之令,命浙江督军将无非子‘送’回天津。


    “小神仙鬼谷生将众人送到山门外,不施礼不作辑,只微合双目算是道别,待脚步声消失后他才转身走回相室,将山门从里面锁好,垂下窗帘,穿过里间茶室、相室,这才走进师父无非子的秘室,这秘室因只许无非子和小神仙二人进入,所以人们只称这里是仙洞。


    “无非子在仙洞内坐禅,手指在掐算,一问小神仙,果然是袁世凯派人来了。当即令人带钱到报社刊登大相士无非子云游苏杭返津的新闻。次日,无非子已被请入袁世凯五姨太在天津的宅邸之中。


    “写着袁世凯生辰八字的大红帖送到无非子跟前,他不看,却要正夫人的生辰八字。五姨太十分理解,辩解说:‘人家相士要得对,既是称帝,必然有娘娘,都得有此命。过去人说刘邦本难为帝王,只因吕后有娘娘命相,才得了天下!”


    随后,无非子又给袁克定看相,称他:“舜目重瞳,方获禅尧之位;重耳骈肩,才兴霸晋之基。额方阔,初主荣华;天庭高,富贵可期。论相以头为主,以眼为权。”


    “这一卦,无非子整整算了二十一天。他先算定袁克定龙风之姿,天日之表,来日必能济世安民,天生一副皇帝坯子。他又批了于夫人的生辰八字,袁世凯生于咸丰九年己未,属羊,于夫人生于同治元年壬戌,属狗,袁世凯生于农历八月,八月羊,草正肥,天赐机遇,一辈子发旺,难得又有位属狗的贤内助,如此已是未羊戌狗永兴旺了。且于夫人的父母又全是龙凤之命,只因为八字中一道‘坎’未能得势于天下,因此两位贵命留下一只凤雏,于夫人当有至极之尊。至于袁世凯本人,那就更没得说了。


    “无非子算定,袁世凯只有称帝一条路可走,而且要登极必须在当年举行庆典。因为当年是卯年,大吉,而且国号要定为‘洪宪’,此中的讲究全写在秘折中,只能让袁世凯一个人看,为永固基业,要铸鼎,要制龙衣,钟鼎的讲究、龙衣的忌讳,无非子一一作了交待。至关重要,袁世凯命中注定有一百单八名妖魔兴风作浪,故而龙座背后的屏风要雕出一百单八只葫芦,每只葫芦收一个妖魔。御用的瓷器要在河南烧制,要用河南的土河南的水河南的火,清一色藕荷淡红,要以葫芦形态描花贴金,时时刻刻牢记,镇不住一百零八个妖魔,袁世凯就坐不牢江山。


    “最后,无非子大笔一挥,秘奏袁世凯大总统,一方红纸,两个大字:九九。” 


    袁世凯彻底落实了神意天意,从祖上风水至自己的命运,都是吉星高照,龙脉正在项城袁家,具体点说,就在现任大总统袁世凯身上!登基做皇帝,已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之事。富贵逼来。想不富不贵都难了!


    揭穿了说,袁世凯一门心思做皇帝,现今局面,无人可以阻拦他称帝,他至死,也不会想通这么一条道理:广大人民是不会愿意回到君主专制政体中去做子民,做奴才的。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要打破专制主义,革命党和反对帝制的护国将领,在客观上顺应了这一历史潮浪。


    袁世凯觉得无人可以与他抗衡,再借天意,神意,更是稳稳当当地坐上龙椅了。无非子被逼给他算卦,以确定是否可称帝,心中就存了冒一次大险,赚一笔巨款的念头,四处探听消息,留心研究各种报纸的新闻报道,留意南北要人的行踪,特别是闹帝制最欢的已经被人目为“皇太子”的袁克定及“筹安会”、的六君子十三太保,一言一行都不放过。政局、时势、大员、力量以及袁世凯的心理一旦了如指掌,无非子断定袁大总统非登基不可。批出之字是行,还是不行,袁世凯都会做皇帝。因而,老谋深算的无非子就故意大弄玄虚,搞得异常神秘,拖延时间,既抬高身价,又求自保,留下条后路。至关键日捌,才批出含混之意的:“九九”二字。


    袁世凯见到如此多天命攸归的瑞验,加上此时袁家项城祖茔护坟墓户专程入京禀报,袁世凯父亲袁保中坟侧突生一根稀世罕见巨大紫长滕,状似龙形,盘绕袁保中坟墓,袁世凯大喜,认定祖坟风水又呈祥瑞征兆,一时盛传。


    袁世凯布在各省的心腹亲信,都是迷信思想严重之人,相信术数,豢养方术之士,几乎是言听计从。此日寸,也纷纷上禀瑞征。湘督汤芗铭督府中术士极言应劝袁世凯为帝,王凯(实,门+山+己)运便秉承汤之旨意,发出一份谶语术数证明袁世凯祚运的电报:“共和病国,烈于虎狼,纲纪荡然,国亡无日,近闻伏阙上书劝进不啻万余人。窃读汉语记有云:‘代汉者当涂高’。‘汉’谓汉族,‘当涂高’即今之元首也。又明谶云:‘终有异人自楚归。’项城即楚故邑也,其应在公。历数如此,人事如此,当决不决,危于积薪,伏愿速定大计。”


    汤芗铭为此付出三十万元卦金。

 

 

    ①参见于城:《记一个迷信职业集团“江相派”,《广东文史资料》第12辑和第 13辑。

    ②参见李宗一:《袁世凯传》,中华书局1980年版,第十章第七节。

    ③《政府公报、公电》,1915年2月22日。

相关文章:
袁世凯的福相 袁世凯帝制的覆灭
蒋介石看风水 生肖与名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