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夫和他的衣服 

──神经质症的发病过程

  有一个星期天,一个贫穷的农夫正要出门的时候在门口碰到他孩提时代的朋友,那个朋友正要来看他。

  农夫说:欢迎!这么多年了,你都到哪里呢?请进屋,我已经答应要去看一些朋友,想跟他们延期也很困难 ,所以请你先在我家休息,我大概一个小时以后就回来,我会很快回来,然后我们就可以促膝长谈。

  他的朋友说:喔!不要,我跟你一起去不是更好吗?是我的衣服很脏,如果你能借给我一些干净的衣服,我换好衣服之后就跟你去。  

  前些时候,国王给了农夫一些贵重的衣服,农夫将那些衣服藏起来,要等到比较盛大的场合才穿。这时,农夫很高兴地把那些衣服拿出来给朋友穿。

  他的朋友穿上这些珍贵的衣服、头巾、腰巾和那双漂亮的鞋子,他看起来就好像国王一样。望着他的朋友,农夫觉得有点嫉妒,比较之下,他看起来好像是一个仆人。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做错了,把最好的衣服拿出来。他开始觉得自卑,他想,现在每一个人一定都会看他的朋友,而他却像一个陪侍,像一个仆人。

  他试着将自己想成是他的好朋友,也想成是一个胸怀宽广的人,他下定决心只要想高贵的事情,毕竟一件好的外套或一条昂贵的头巾又算得了什么呢?但他越是用理智去告诉自己,那件外套和头巾就越占据他的头脑。

  他们两人走在一起,行人只看他的朋友,而没有注意到他。他开始觉得沮丧,他表面上跟他的朋友聊天,但内心里所想的无他,只有那件衣服和头巾!

  他们到达了所要拜访的朋友家,他介绍他的朋友说: 这是我的朋友,孩提时代的朋友,他是一个很可爱的人。 突然间他迸出一句话说:他穿的衣服是我的。

  他的朋友吓了一跳,主人也吓了一跳,他自己也意识到这句话不该说,但是已经太晚了,他懊悔他的失言,内心暗自责备。 走出那个朋友家的时候,他向他的朋友道歉。 他的朋友说:我楞住了,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?

  农夫说:对不起,我的舌头不听话,我错了。

  但舌头是从来不撒谎的,如果有什么东西在一个人的头脑里,话就会脱口而出,舌头从来不会犯错。他说:请原谅我,那句话是怎么讲出来的我自己也搞不清楚。但是其实他知道的很清楚,那个思想是由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来的。

  他们又出发到另外一个朋友家去,现在他下定决心不要说那些衣服是他的,他已经封住了他的头脑。当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,他已经做了最后的决定,决定不要说那些衣服是他的。

  那个可怜虫不知道说当他不说的决心下的越重,他的内心就越会感觉到那些衣服是他的,而且,这种坚定的决心是在什么时候下的呢?当一个人下了一个坚定的决心,比方说像戒欲的发誓,那只是表示他对性的兴趣正在从内部强而有力地冲击着他。如果一个人下决心从今天起要少吃一点或断食,那只是暗示他深深地带者想多吃的欲望,像这样的努力不可避免地一定会造成内在的冲突,我们的弱点是怎样,我们就是怎样,但是我们决定要控制它们,我们决心要跟那些弱点抵抗,如此以来,这就很自然地变成了潜意识冲突的来源。

  因此,处于内在冲突的状态下,我们这个农夫进入了朋友的家,他小心翼翼地开始说:他是我的朋友。但是他意识到没有人在注意他,每一个人都以敬畏的眼光看着他的朋友和他朋友的衣服。突然间有一个强烈的念头在他的脑海中升起:那是我的衣服!我的头巾!但是他再度提醒自己不要谈关于衣服的事,他已经下定决心。不论贫富,每一个人都有某种衣服,不是这种,就是那种,那是不重要的 。他对自己解释,但是衣服就像钟摆一样,在他的眼睛前面来来回回地摆荡着。

  他重新再介绍:他是我的朋友,一个孩提时代的朋友 ,是一位很棒的绅士。至于那些衣服?那是他的,不是我的 。

  那些人都感到惊讶,他们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介绍:那些衣服是他的,不是我的。

  等到他们离去之后,他再度向他的朋友致十二万分的歉意,他承认这是一项重大的失言,现在他对于什么要做什么不要做感到很混乱。他说:衣服以前从来没有像这样抓着我!老天爷啊!我到底怎么了?

  他到底怎么了?这个可怜的农夫不知道他对他自己所用的伎俩即使由一个神来尝试,衣服也同样会抓住他!

    他的朋友十分气愤地说他不愿意再跟他继续走了,农夫抓住他的手说:请你不要这样,请你不要以这么坏的态度来对待朋友,我会感到终生遗憾的,我发誓不再提有关衣服的事,用我全部的心,我对神发誓,将不再提起有关衣服的事。

  接下来他们进入了第三个朋友的家,农夫很严格地克制住他自己。克制的人是很危险的,因为有一座活火山存在与他们内心之中,外表上他们是僵硬的,充满了克制,但是那些想放开来的冲动却被紧紧地控制在他们里面。  

  请记住,任何强迫性的东西既不能持续,也不能完整,因为有着强大的压力,有时候你必须放松,有时候你必须休息,你能将拳头握紧多久呢?二十四小时吗?你握的越紧就越容易疲劳,也就越想快些将它放开。你越是努力去做,越是用力,就越快疲劳,你的手可以一直张开着,但是它不能一直紧握着,任何会使你疲倦的东西都不能成为你自然生活的一部分。

  所以农夫很严格地按捺住自己,不提有关衣服的事。他们走进了另外一个朋友的家,农夫全身冒汗,简直是精疲力尽,他的朋友也很担心。

  农夫被焦虑冻僵了,他很慢很小心地说出每一句话来介绍:来见见我的朋友,他是我的一个老朋友,是一个很好的人。

  他犹豫了片刻,感受到内在的一股压力,他知道他敌不过这一股压力,就大声地脱口而出:那些衣服?对不起,我不说,因为我已经发誓不再提起那些衣服了。

  这是一个非常有洞见力的故事,我从没见过如此精巧的故事,它几乎道出了所有神经质症的发病根源,这个农夫到三个朋友家的过程,就是所有神经质症的形成过程。

相关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