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示的魔力

 

  科学家研究指出:人是唯一能接受暗示的动物。

  暗示,是指人或环境以不明显的方式向人体发出某种信息,个体无意中受到其影响,并做出相应行动的心理现象。暗示是一种被主观意愿肯定了的假设,不一定有根据,但由于主观上已经肯定了它的存在,心理上便竭力趋于结果的内容。

  举两个实例。某人到医院就诊,诉说身体如何难受,而且身体日渐消瘦,精神日见颓丧,百药无效,医生检查,发现此人患的是“疑病症”。后来,一位心理医生接受了他的求治。医生对他说:“你患的是某某综合症。正巧,目前刚试验成功一种特效药,专治你这种病症,注射一支,保证三天康复。”打针三天后,求治者果然一身舒坦出院了。其实,所谓“特效药”,不过是极普通的葡萄糖,真正治好病的,是医生语言的暗示作用。

  二战时,纳粹在一个战俘身上做了一个残酷的实验:将战俘四肢捆绑,蒙上双眼,搬动器械,告诉战俘:现在对你进行抽血!被蒙上双眼的战俘只听到血滴进器皿的嗒嗒声。战俘哀号一阵之后气绝而终。其实,纳粹并没有抽该战俘的血,滴血之声乃是模拟的自来水声。导致战俘死亡的,是“抽血”的暗示:耳听血滴之声,想着血液行将流尽——死亡的恐惧,瞬时导致肾上腺素急剧分泌,心血管发生障碍,心功能衰竭。

  一正一反两个例子,足以证明“暗示”的魔力。

  处在竞争激烈的时代,人们面临的心理问题对自身的威胁,将远远大于生理疾病的威胁。欲望让人亢奋与紧张,诸多的烦恼又让人困惑与无奈;物质日渐丰富,而精神日见贫乏,人们从未像今天这样真切地感受到精神家园失落的迷茫。善于调适心理的人,如同善于增减衣服以适应气候变化一样,能获得舒适的生存;而不善调适者,却长久走不出烦恼的怪圈,极容易接受消极与虚妄的心理暗示。

  医治心病,最重要的莫过于自疗。正如人们越来越看重身体锻炼一样,时时注意自身的心理锻炼,使自己拥有一个健康的心理,比拥有一个健康的体魄更为重要。生活中我们不难看到,许多身患残疾乃至身患绝症者,活得积极乐观;而许多身体状况正常者,却活得无聊无趣终日烦恼,进而或怨天尤人、自暴自弃,或自囿于现实世界之外的幻想世界以自慰。

  同有半杯水,消极者说:“我只剩下了半杯水。”积极者说:“我还有半杯水!”同样拥有,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态度与价值判断,也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自我心理暗示。

  留心过第三届世界杯女足比赛吗?看台上打出“中国女足必胜”的横幅,是球迷对中国女足队员的暗示,让队员们平添取胜的信心;而开赛前,女足队员肩靠肩挽成一个圆圈,大喊:“中国队,加油!加油!加油!”则是女足姑娘们给予自己的心理暗示,从而以最佳的状态、饱满的激情投入角逐。中国女足凭着精湛的球技,更靠良好的心理──顽强的斗志和临阵不乱、有条不紊的整体配合而赢得辉煌,也赢得了人们的爱戴。辉煌之后归来,以孙雯为代表的女足姑娘们所表现出的不骄不躁的“平常心”,更显出令人景仰的大气。

  人生也是一场接一场的足球赛,胜负常在不可预料之间。让我们时时给自己一个积极进取的心理暗示:我能赢。给自己喊一声:加油!

相关文章: